Loading...

Desperado

Desperado (海外)2017-05-17 16:35

评分

2017年暮春,杭州微雨,星期一下午的留下镇,随窗外雨声和茶香袅袅,传来朱七的这两首《隐》《退》的最终稿。

没有足够的人生阅历去真正领悟「隐」和「退」的意义,所以听朱七的这两首作品,我倾向于站在局外人的立场,先尝试理解,而不急于追求与自身的共鸣——毕竟,那是朱七的人生,是他的选择,是他的感悟,不是他人的。

所以出于尊重,我并不想立刻给出自己对这两首隐退的评价,或许十几二十年之后,才是理解和评说的最佳时机。

渐渐发现这样一个判断音乐种类的角度:用自身旋律想方设法去感召听众的,是流行,是摇滚——在流行和摇滚的世界里,作者是给予者,听众是接受者;而反过来,让听众尝试理解作者,并以此与自身经历对号入座产生共鸣的,是民谣——在民谣的世界里,听众享有主动权,作者是被理解的那个。

听民谣,听众可以自由选择时机而不被绑架,这是任何其他类型音乐都无法达成的体验。

《退》隐在《隐》里,《送别》隐在《隐》和《退》里。
细雨隐在杭州春郊的绿意里。

那日《隐》与《退》播毕,便于朱七作「别」。
只是主观上还是不想遵循大自然的定律,按照隐、退、别的顺序进行下去。

想调整顺序:把「别」放在「隐、退」之前。


Desperado
一周后,盛夏,Singapore
281浏览 2简评

我来说两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新用户 注册虾米帐号

2条简评

  • 朱七

    朱七(单恋木吉他)2017-05-27 01:37
    1-道理还是浅的,想必不用十年二十年才能体会。
    2-大部分流行歌,甚至古典乐,我始终认为最起码有一半的生命在听者这边,哪怕是摇滚竖起大旗,也绝不是单项的价值观输送,其间必有互动。
    3-创作,应当都是藏不住心事的,我用了很多年去学习“藏”,但是真正藏了,或假了,也就不是好创作了。
    4-既然你改了文本歌词,两首歌拆开的话,我再稍微改一下,更精确一些,,,专辑介绍里面的工作名单是综合的。
  • 唐喜乐

    唐喜乐(耍中偶得)2017-05-19 10:28
    hello
Top
Host: , Process All 0.1145s Memory:4739.2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