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下载客户端
最近播放

台湾原住民音乐 Taiwan Aboriginal

台湾族群之多、文化之富是世界许多岛屿中无能出其右的。其中最具特色的无非是原住民音乐的丰富性与多样性。

台湾原住民音乐独具特色,例如布农族的著名的八部合音、多声部合唱,泰雅族与太鲁阁族的多金属簧口簧琴、阿美族的自由对位式复音合唱等。已故民族学家史惟亮说:“如同不经琢磨的宝石,原住民音乐量的丰富,超过人口占百分之九十八强的汉族民问音乐,甚至量之丰富包罗了整个欧洲的歌唱型式。”同时台湾民谣中,原住民民谣的数量之多是惊人的。

泰雅族在唱法上有吟诵唱法及民歌唱法。歌唱方式有独唱及合唱,传统歌谣不多。音阶有三音(mi, sol, la )、四音(re, mi, sol,la) 和五音(sol, la, do, re, mi)三种音阶。

赛夏族除了一般所唱的歌之外,矮灵祭的祭歌最为重要。一般所唱的歌为数很少,流传不多,可能很少人去唱的缘故。矮灵祭的歌,由于每二年一次祭典中,由集体一起歌唱,且祭歌需要很长的时间吟唱,所以在族人中广受流传。除迎神歌之外,其余都伴有舞蹈。而祭歌歌词内容最具文学价值。

布农族的音乐大都以自然泛音的do, mi, sol , do 所构成,族人中合唱甚为普遍。大小三度、完全四度、五度、八度构成了合唱的和声。布农族许多歌谣中都非常类似,但和声甚为族人所重视。祈祷小米丰收歌pasibutbut这世界唯一仅有的特殊唱法,是布农族最具特色的歌谣。

邹族歌谣中包括有单音性歌谣与和音唱法,单音性歌谣都以独唱和齐唱方式出现。和音唱法有和音合唱及部分和音唱法两种,前者较多。和声以三度、五度最为常见。邹族可说是多产「祭歌」的民族,其中极为重要的祭仪mayasvi 就包含了迎神曲、送神曲、战歌、历史颂、勇士颂等祭歌。

阿美族的歌谣丰富又富有变化,歌谣中旋律的变化和音乐形式的多样性反映了阿美族热情开朗的性格。唱法上包含吟诵、对唱、领唱与应答及卡农唱法。歌词可以是针对特定的对象和目的而吟唱,亦有以不同的对象、生活、工作、人物等作即兴的唱喝。音阶包含五音和无半音五音音阶,临时音也经常出现在其中。

卑南族歌谣抒情、流畅、高亢、悠远最为常见。由于重视团体,歌谣常于生活、工作中配合节奏性的旋律由族人作整体性的歌诵和舞蹈。祭典歌较属男性所唱。唱法上常有吟诵、对唱及领唱应答的唱法。

排湾族是一个出产情歌最为丰富的民族。旋律一样的歌谣,歌词可以因人情感之抒发而有不同的内容,以即兴、自由、隐喻的方式表达个人深沉的爱意。歌唱有独唱、领唱与回应及合唱等方式。合唱中常出现二度、四度、八度及杜农唱法。

鲁凯族的特征是单音性与多音性歌谣。单音性主要表现在独唱、齐唱两种。多音性歌谣则多以持续低音唱法着称。独唱旋律出现于上声部,持续低音合唱则行于下声部。情歌亦不少出现在鲁凯族歌谣裡面,婚礼中新娘祝福歌最具特色。

雅美族的生活大都以捕鱼、农耕、放牧为生,特别以捕鱼为重。所以歌谣中不乏与祭有关的歌,如船祭之歌、下水礼之歌、粟丰收祭之歌等等。其他与生活有关的,如工作之歌、划船之歌、捕捉飞鱼之歌、主屋落成歌、捡柴歌、思念之歌及摇篮歌等都非常生活化。曲式类型不多,音阶仅有一、二个,歌的类型常因歌词的变化而改变。歌并没有特定的歌词。

有人担心随着新旧时代的更替,加上年迈长者的离世,原住民音乐也可能因此而逐渐流失,原住民民谣也为此失去了传承的希望。但是,从民谣的生存环境来看,部落了依然存在,原住民音乐会随着部落延续下来。

时代不断的改变,原住民音乐也间接受到影响,原本部落的生活,以农为生,处处耳闻狩猎、耕种与砍伐木材的歌词。社会转型之后,包含着许多有关织布歌、竹竿舞的轻松悠闲歌词,现在也不复存在,虽然这些民谣随着环境变了,但是这些改变的民谣,也是从传统延续来的,只是它随着不同环境的改变,产生不同的变化罢了。



Top
Host: , Process All 0.3561s Memory:6071.9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