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下载客户端
最近播放

哥特金属 Gothic Metal

哥特金属 Goth Metal(港台地区则译作哥德金属)是一种揉合了重金属音乐及哥特风格音乐的混合物。它的发源时间始于九十年代初的欧美。某种程度上,哥特金属是难于确认和肯定的。有些乐迷及音乐人对於曲式分类有强烈的理念,但另外的人则认为这些曲式分类是没有用的。

哥特金属的出现要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英格兰北部的Paradise Lost、My Dying Bride与Anathema掀起的潮流。这三支乐队同时也催生了死亡厄运金属,哥特金属因此与死亡厄运金属有着密切的联系。三支乐队均签约于Peaceville Records唱片公司,被称为“ Peaceville三巨头”。来自哈利法克斯的Paradise Lost,1990年的首张专辑《Lost Paradise》对死亡厄运金属做了很好的定义,1991年的次张专辑《Gothic》加入了零星的键盘与女声点缀,在氛围上制造出些许差异,形成了哥特金属。Paradise Lost的前五张专辑,被形容为“一只深爱着Sisters Of Mercy的乐队演奏着黑暗时期Metallica的作品”,他们“最早播下了哥特的种子,才有了近年来其他乐队的收割”。同样来自哈利法克斯的My Dying Bride在1993年的专辑《Turn Loose the Swans》中,加入了小提琴,这一创造性的做法进一步增添了暗色浪漫,也启迪了诸多后来者。来自利物浦的Anathema,在发出了死亡厄运金属之声后,走得更远。从1995年的第二张专辑《The Silent Enigma》开始,Anathema进行了音乐上的探索,不再局限于传统死亡厄运金属领域。评论家甚至拿他们和Pink Floyd做比较。到了1996年的第三张专辑《Eternity》,Anathema甚至转向用清嗓演唱。他们这种营造悲伤大气氛围又不失哥特背景的主流摇滚姿态,对后来的主流哥特金属乐队,产生了深远影响。

美国的Type O Negative、瑞典的Tiamat、荷兰的The Gathering则是哥特金属在英国以外地区的先行者。Type O Negative的音乐源于死亡金属和鞭笞金属。在1993年的专辑《Bloody Kisses》中,他们引入了一些哥特摇滚的元素,歌词中也充斥着“性、死亡、基督、吸血鬼”等内容。哥特金属从此在北美地区受到了关注。Tiamat早在1988年就开始了活动,那时他们做的是纯正的死亡金属。在1992年的专辑《Clouds》中,Tiamat降低了音乐的速度性而加强了旋律与氛围。到了1994年的《Wildhoney》,他们的转变更为明显与彻底:插入的原声吉他、呢喃耳语、天使般的合唱与失真的吉他、咆哮的死嗓形成强烈对比冲击,所营造的哥特氛围深深影响了后来的北欧乐队。The Gathering则是第一支配备了女主唱的哥特金属乐队,以Bart Smits的死嗓为主,辅以女主唱的吟唱,形成了具有黑暗根源的中板哥特厄运金属。然而早期几个女主唱均无法达到乐队期望制造的效果,直到第三张专辑《Mandylion》中Anneke van Giersbergen的出现。Anneke用她的声音将The Gathering带向了巅峰,也启迪了一大批荷兰以及欧洲其他地区女声哥特金属乐队。

葡萄牙的Moonspell和英国的Cradle of Filth最早将黑金属与哥特金属进行了融合。Moonspell的早期作品以葡萄牙的乡野传说为背景,将浓郁的民族元素与极端金属结合,以Riff和键盘制造出独特忧郁氛围的恶魔之声。首张专辑《Wolfheart》出现了狼人、吸血鬼等主题的歌曲,次张专辑《Irreligious》进一步强化了哥特意味。凭着这两张专辑,Moonspell奠定了在欧洲哥特金属浪潮中的地位。Cradle of Filth则从成立之初便做着具有独特扭曲美感的哥特黑金属音乐。从1994年的首张专辑《The Principle of Evil Made Flesh》开始,由键盘演绎的前奏、不时插入的歌剧女声以及Dani Filth扭曲的嗓音和用黑与血编织的浪漫诗句就成了乐队的标志。1996年的第二张专辑《Dusk... and Her Embrace》更是一张“令人毛骨悚然的哥特史诗”,其中《Gothic Romance》一曲成为哥特黑金属的代表作。

“美女与野兽”是指天籁般的女声与侵略性的死嗓对比产生的美学体验。这种技巧虽然Paradise Lost和The Gathering早已采用,但直到1995年挪威乐队Theatre of Tragedy才推出了完全“美女与野兽”式的全长专辑《Theatre of Tragedy》。随后他们又推出了《Velvet Darkness They Fear》和《Aégis》,赞誉不绝。在《Aégis》中他们进行了一些新鲜的尝试,最显著的便是Raymond Rohonyi放弃了死嗓而代之以念白与呢喃耳语,这造就了另一种对比的美学体验。90年代末,越来越多的乐队开始采用侵略性男声与天籁女声的技巧,仅挪威就又涌现出Tristania、Trail of Tears、The Sins of Thy Beloved三支乐队。Tristania除了“美女与野兽”之外,还加入了男声清嗓,进一步丰富了作品带来的听觉体验。此外,Tristania还加入了管风琴、小提琴等交响元素,引领了此后的交响哥特金属浪潮。在“美女与野兽”的推动下,涌现了一大批极具代表性的女性金属乐主唱。

尝试在哥特金属中加入交响元素的不只是Tristania,来自荷兰的Within Temptation也为交响哥特的普及与推广做出了巨大贡献。成立于1996年的Within Temptation,最初做的是Sharon den Adel与Robert Westerholt构成的“美女与野兽”式哥特金属。在2000年的第二张专辑《Mother Earth》中,他们去除掉了死嗓,仅保留Sharon的天籁之音,同时加强了交响氛围,制造出极为优美动听的声音。2004年,他们凭《The Silent Force》将交响哥特金属推至一个新高度。这张专辑找来了整支交响乐团以及80人的唱诗班进行录制,充分展现了交响哥特金属的气势磅礴与华美壮丽。自此,不只是欧洲,整个世界都被这种重型吉他与交响女声的结合所征服。另一支荷兰乐队After Forever及其关联乐队Epica,不仅延续了Tritania式的交响化“美女与野兽”,还加入了前卫式的复杂编曲架构,奉献出一场场史诗般的交响盛宴。这些出色的交响哥特女声,成为了荷兰的骄傲。

哥特金属的风行使得一些原本做其他风格音乐的乐队也加入了进来。瑞士的Lacrimosa,最初做的是暗潮音乐。随着女声兼键盘手 Anne Nurmi的加入,他们尝试在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引入了重型吉他以及古典乐器,形成了独有的兼具暗潮感和古典氛围的交响哥特金属。交响金属名团Therion,也在2007年推出了名为《Gothic Kabbalah》的专辑,展露出他们想和哥特金属接轨的想法。



Top
Host: , Process All 0.2648s Memory:6084.29k